Tag: 肥茄子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 肥茄子-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爺青回!鑒賞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楚云的心都快融化了。 他搂住英雄一阵磋磨。 待得英雄即将不耐烦了,这才识趣地松开。 “去玩儿吧。”楚云笑的十分甜蜜。 谁家有个这么聪明可爱又高冷的漂亮女儿,当爸爸的能不甜蜜吗? 不愧是京城第一千金。简直实至名归! 顶梁端来一杯奶茶,递给了楚云道:“英雄最近的成长速度很快。一天不观察,你就会发现她有点变样了。” 顶梁在暗示楚云。 多把心思放在家庭上。放在自己的人生上。 不要把太多的精力放在那些既定结局上。 既没有意义,也无法改变任何东西。 楚云闻言,自然也明白顶梁的意思。 他微微点头,说道:“我正在调整。相信也用不了多久。” “嗯。”苏明月也没多说什么。跟楚云就这么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楚云心情好的时候。 苏明月会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工作上。 而当他的人生出现了故障。苏明月则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楚云身上。 英雄联盟之菜鸟之光 艾希控 这是她作为妻子,应尽的职责。也是她内心最真实的冲动。 “你说我姑姑是不是魔怔了?”楚云苦笑一声,叹息道。“明明都已经有答案了。她还是不死心。”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态度。”苏明月说道。“一个答案,并不能说服所有人。至少不能说服她。” 楚云愣了愣。随即点头。 苏明月这番话,很有内涵。 楚云当下也不再挣扎此事。 安安心心地和顶梁看了两集电视剧。忽然问道:“咱们云月投资之前不是已经跟一些国字号有一些生意上的往来吗?你有没有想法加深合作?” “不想。”苏明月摇头。 “哪怕是咱们信得过的国字号,也不想?”楚云问道。 “不想。”苏明月仍是摇头。 “明白。”楚云点头。他大致知道顶梁的想法。知道了,自然是尊重的。 云月投资可跟他楚云没有半毛钱关系。 他虽然是大股东,也是二号人物。但整个集团的运营,包括海内外的业务,基本都是靠顶梁一手打造出来的。 楚云顶天了,就是为这家公司的名字,提供了一个云字。 这大概也是他的全部贡献了。 顶梁想如何经营,楚云没有任何资格去干预。 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楚云按惯例做早餐,然后在伺候了英雄吃饭后。便亲自送顶梁上班。 “爸爸。妈妈。爱你。” 英雄说完,还抬起小手做了个比心的动作:“拜拜。” 一连串动作看的楚云都迈不动腿了。 重生赌石界 太可爱了。也太招人稀罕了。 要不是着急送顶梁上班,他一定陪英雄玩一会。 可英雄就不这么想了。 她结束了这番寒暄,便径直回自己的儿童房享受孤独去了。 这个世界,太幼稚了。 至少对英雄来说,太幼稚了。 她需要尽快长大。 去他觉得不那么幼稚的环境下生存。 “这孩子不会是个穿越者吧?”楚云忽然灵机一动,问道。…

Read the full article

火熱都市小說 近身狂婿 txt-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莊園主人的憤怒!相伴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为了这个小家伙?” 长者抬手,很不客气地指了指楚云:“楚中堂,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愚蠢了?他做什么事儿,都有人给他撑腰,他也师出有名。你呢?你做任何事儿,都必须慎之又慎。而且还会遭来非议。” 长者用近乎训斥地口吻指责楚云:“你难道活到现在,还没搞清楚这些事儿?” 楚中堂没有开口。 他只是缓缓坐在了沙发上。 但从他的坐姿来看,他对长者是非常尊敬的。 而且看长者对他的态度,包括说辞。也非常的上心。 楚云不确定此人究竟是什么人。 镇妖神剑外传 又跟二叔有什么关系。 但只要他是为二叔好,哪怕当面戳自己脊梁骨,也无所谓。 他不会在意。 也不会因此而动怒。 事实上。 此刻的楚云还沉浸在开棺验尸这件事上。 并没有太多的心思理会这个老人家。 “长老会对你们楚家的这次行为,非常不满。”长者深深看了楚中堂一眼。“李北牧这次回来,也让红墙内的格局,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许多老家伙的风向标,也发生了改变。” “未来。这小家伙的路会愈发难走。”长者沉声说道。“这一切,都归功于你们干的这件蠢事。” “路是自己选的。我们会慢慢走。”楚中堂抿唇说道。“我不后悔。他也不会。” 这个他,说的是楚云。 楚中堂了解自己的侄子。 更了解侄子的承受能力。 这么多年来,他一步步看着楚云走到今天。 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不得不承认萧如是的既定方针。 如今的楚云,是内心强大的。 也是足够有魄力的。 把楚家交给这样一个优秀的楚家后人。 楚中堂没有任何不放心。 甚至就连楚中堂自己,也非常欣赏这个小家伙。 一个从小就承担了那么多,却依旧积极向上的小家伙。 “楚云。叫杨爷爷。”楚中堂抬眸看了楚云一眼。用近乎命令地口吻说道。 “杨爷爷好。”楚云很尊重楚中堂的态度。当场也就表态了。 “我要是有你这么个孙子,我得少活十年。”杨老冷冷扫视了楚云一眼。“胆大妄为,无法无天!” 楚云耸肩道:“您教训的是。” “红墙内部对你的态度,非常暧昧。你这次搞开棺验尸的离经叛道之事。也引起了很多人的反感。尤其是和你爷爷走的很近的人。都非常生气。” “接下来。”杨老淡漠地说道。“你该考虑如何才能站稳脚跟,和李谪仙继续往下斗。” “我会努力的。”楚云点头说道。 杨老只是喝了一杯茶。 英雄联盟之抢钱劫色 数落了这对叔侄几句。 既没有说的太多。 也没有做的太过分。 但他过来,就是一种态度。 一种对楚家的态度。 一种做给外人看的态度。 而杨老。也曾是楚家老爷子最亲密的战友。最忠诚的朋友。 这,也是楚中堂对杨老如此尊重的原因。 同样,也是楚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原因。 “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了。”杨老站起身。淡淡说道。“接下来该怎么处理。你们自己看着办。” “是。我知道该怎么做。”楚中堂点头。…

Read the full article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薛神醫的答案!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京城轰动了。 红墙内的大人物,也有点坐不住了。 当然,京城轰动,纯粹是不理解楚家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决定。 为什么要开先人的棺材。 而红墙内大人物坐不住,则是嗅到了契机。 找到了楚家颇有些金刚不坏之身的破绽。 楚家为何开棺? 帝少的专属:小甜心,太缠人 而且是以楚云楚中堂叔侄二人的名义开棺? 根据外面透露的消息,之所以开棺,是楚家怀疑棺材里躺着的,楚家长子楚殇的尸体。 楚家人这么做,是为了证明这一切。 可如果是楚殇的尸体, 又会如何? 楚家叔侄,必定身败名裂! 舆论也必定会给与其极大的压力。 并将其的脊梁骨给戳断! 当然,光靠外界的舆论,是肯定不够的。 楚家也有足够的能量去应付外界的流言蜚语。 可如果楚家的敌人,那群高高在上的红墙大人物也出手呢?也推波助澜呢? 谁能想象,楚家将面临怎样的攻势? 京城内外,一片轰动。 蛇君的吃货妻 楚家叔侄所面临的压力,远非常人所能想象。 这日清晨,天才蒙蒙亮。 几辆轿车便缓缓从楚家驶向公墓。 头车内,坐着楚云,坐着楚中堂,还坐着薛神医。 副车内,则是楚少怀等人。 这是一件大事。 甚至引起官方乃至于媒体关注的大事儿。 楚家要开先人的棺。 这种离经叛道的事儿,是舆论是民俗所无法接受的。 但楚家人却执意为之。 薛神医表情复杂地看了楚家叔侄一眼,口吻迟疑道:“这件事,有通知萧老板吗?” “有的。”楚云微微点头。“薛神医,您不必有任何负担。整件事,都是我和我二叔决定的。您只需要提供技术支持就可以。别的,不会牵连到您身上。” 薛神医吐出口浊气,摇头说道:“我倒不是怕牵连。我只是觉得,这么做太突然了。也太冒险了。甚至,会给楚家的敌人可趁之机。” 还有一句话,薛神医没说出口。 现在总会有消息传出,楚殇或许还没死。 甚至有消息称,有人在海外见过楚殇本人。 至于真假,暂且不论。 至少对于楚殇的生死,还留有一定的悬念。 可一旦开棺了。 一旦确定棺材里躺着的,就是楚殇的尸体。 那所有的幻想,都将化作泡影。 楚家将被摁死。 楚家叔侄,也必将承受巨大的压力和谴责。 这从任何角度来说,都是一件百害无一利的好事儿。 楚云要做,薛神医可以理解。 可楚中堂为什么会支持他。甚至和他联手一起开楚殇的棺? 难道连楚老怪,也老糊涂了吗? 薛神医心中叹息。却无法继续开口。…

Read the full article

熱門都市小说 近身狂婿 txt-第一千四百十八章 宰了這老王八蛋!推薦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楚云虽坐在沙发上。 可他浑身的肌肉,都在瞬间变得紧绷起来。 他的眼中,充满杀机。 死死盯着坐在他对面的李北牧。 他无法从李北牧的身上嗅到任何情绪上波动。 这个古堡一号,也并没因为楚云陡然释放的杀机,而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相反,他很平静地盯着楚云。 就仿佛在看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在这儿耍狠发疯。 直至楚云站起身,即将拔出那把父亲的刀。 李北牧这才反问道:“你知道你和我的差距有多大吗?” “不试试,谁又会知道?”楚云说道。 “不用试,我也知道。”李北牧薄唇微张,面色平淡道。“你会死的很惨。” “你不想杀我?”楚云反问道。 “你不配我出手。”李北牧很直接地说道。 楚云闻言。 当即拔刀。 没有任何迟疑地,向李北牧俯冲而去。 可他刚冲出两步。 便被一名中年男子拦住。 此人气场强大,气势磅礴。 仅仅凭一己之力,便拦住了楚云。并吞没了他浑身的杀机。 “放肆。”中年男子开口,目光冰冷地说道。
“滚开!” 楚云拔刀。 他刻意释放着内心的愤怒。 也只有靠这一股愤怒,他才能肆无忌惮地去在李北牧面前放肆。 他很清楚,他今晚不可能杀的了李北牧。 他也没这个能力杀死李北牧。 但既然已经见到了自己的杀父仇人。 他若什么都不做,如何向九泉之下的老父亲交代? 又如何给自己一个交代? 惡魔 就 在 身邊 有些事儿,明知不可为,却不得不去做。 可当楚云拔刀之后。 他的攻势很快便被中年男人卸掉。 他甚至连拦住他的中年人,都应对的非常吃力。 又如何与李北牧决一死战? 此刻的楚云,异常地不甘心。 他上一次如此不甘心,是在姑姑与段云龙决一死战的时候。 这一次,是他亲自面对李北牧的时候。 史上第一祖师爷 他已经接连两次出现无力感。不甘心。 他知道,未来的日子,还会出现更多的挣扎与痛苦。 而他又可以做什么? 又可以改变什么? “道路漫长。” 坐在沙发上的李北牧淡淡说道:“你的路,还很长。” 说罢。…

Read the full article

精品小說 近身狂婿 愛下-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李謫仙的心態!看書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啪嗒。 李谪仙点了一支烟。动作熟练地弹了弹烟灰。 然后抬眸,淡淡扫视了宋靖一眼。 此刻的宋靖,内心是惊恐的。 也是愤怒的。 他挨了李谪仙一巴掌,内心的骄傲被碾碎。 心情也格外的低沉。 史前外星人 七豪 往常,他在李谪仙面前,一向以大哥自居。 可今晚,他却被李谪仙毒打了。 而最让宋靖感到愤怒的是,他并没有足够强大的资本,去打回去。 他既打不过李谪仙。 也不敢在此时此刻贸然出手。 因为他知道了李谪仙的出身来历。 也知道了李谪仙在这三位竞争关系的年轻人之中,或许底蕴是最为强大的。 宋靖深吸一口冷气,目光闪烁着寒光。 却并没有再继续发作。 李谪仙已经放话了。 他若是再敢诋毁李家门楣,所遭受的折磨,就不是挨打这么简单了。而是会被李谪仙所杀! 对此,宋靖并不肯定李谪仙敢这么做。 若爱若宠 三千弱水 但他此刻所表现出来的戾气,却让宋靖不得不掂量着来。 包厢内的气氛很微妙。 也充满了肃杀之气。 我本无良 宋靖从未见过如此疯狂的李谪仙。 “你既然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世来历。”李谪仙目光冰冷的质问道。“为什么还敢挑拨我,激怒我?” 在师父哪儿。 李谪仙就已经在压抑内心的愤怒与不满。 此刻,宋靖恰好成了李谪仙的宣泄口。 有古堡一号撑腰。 有偌大的古堡势力做他背后的靠山。 他李谪仙,岂不是和楚云一样,可以在红墙内外呼风唤雨,为所欲为? 你宋靖,凭什么还敢在我李谪仙面前搞小动作? 我李谪仙,真的会忌惮你宋靖在红墙内的势力和地位吗? 或许曾经有所顾虑。 但现在。你什么都不是。 刹那间。 李谪仙似乎陡然体会到了楚云的心境。 他无所畏惧,谁的面子都不给。谁都敢得罪,敢激怒的根本原因。 因为靠山够强大! 因为腰板够硬。底气够足!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错。 李谪仙终于体会到了楚云的酣畅淋漓! 宋靖没有挣扎什么。 他似乎妥协了。 哪怕挨了李谪仙的打,他也没有奋起反抗。 他知道不现实。…

Read the full article

精华都市言情 近身狂婿-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我殺了你!閲讀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在提及古堡一号的时候。 李谪仙有注意到。师父的眼中,是带光的。 而且是那种敬畏到了极致,将其视作神的姿态。 仿佛只要是古堡一号下达指令,哪怕让她立马去死,她也不会有丝毫地迟疑。 而师父的强大,李谪仙同样清楚。 她已经是武道世界罕见的顶级强者。 可对于古堡一号来说,她依旧保持着绝对的服从和敬畏。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对师父来说,古堡一号,就是天神一般的存在。 “这就是您让我去见他的原因?”李谪仙问道。 “你可以拒绝。”师父平静地说道。“但下一次什么时候才有机会见他。我也没有任何把握。他不会轻易露面,这一次,是难得的机会。” “他知道这件事吗?”李谪仙问道。 “哪件事?”师父问道。 “我见他这件事。”李谪仙说道。 “我和他提过。他同意了。”师父点头。 李谪仙闻言,陷入了漫长地沉默。 墙壁上的挂钟,发出滴答的声音。 在现如今的高科技时代。挂钟早已经被时代所抛弃。 但师父的生活习性,还停留在二十年前,乃至于三十年前。 她不习惯用手机,也习惯了看时间要抬眸看墙壁。 终于,李谪仙吐出口浊气道:“好的。我陪您去见他。” “嗯。”师父淡淡点头。“收拾一下回家吧。今天的事儿,你只需要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就可以。不要和李家发生任何碰撞或者争执。这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好处。” 李谪仙闻言,微微点头。并没有拒绝师父。 可与此同时,他又生出了一个更大的疑惑:“李家在我这一代,为什么只有我一个?我父母——他们为什么没有孩子?” 他已经知道那不是他的父母。 虽然师父没有明说。但却给了他一个天大的暗号。 他和古堡一号,是一家人。 古堡一号可以给予他一切,也可以摧毁他的一切。 这暗示,已经足够明显了。 李谪仙不傻,更不愚蠢。 他知道师父这番话意味着什么。 也知道。自己和古堡,和古堡一号,必将有着再也脱不了身的联系。 医道芳华 五荥 “因为他不允许。”师父言简意赅地一番话。 却透露出一股霸道到近乎残忍的气势。 因为古堡一号不允许。 所以李家,只能有他一个后代。 不论他是谁的种,是谁的血脉。 他都是李家唯一的后代。 那父母,为什么会听从古堡一号的呢? 他们,是登峰造极的红墙顶级豪门。 而古堡一号,却常年流亡海外,连回国的机会都没有。 他哪来这么大的底气? 又如何让李家对他言听计从? 李谪仙对古堡一号的好奇心,已然达到了极致。 达到了恨不得立刻就去见他的高度。 但他忍住了。 他知道。自己还需要等待一周时间。 这一周,必将是漫长的。…

Read the full article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近身狂婿-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輕而易舉!鑒賞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燕郊别墅。 自从女强者将整个别墅区买下之后,她的生活品质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不论是修行还是休息,她的耳根都清静了。 餐桌上,满满一桌都是李谪仙准备的美食。 今天并不是李谪仙应该过来的日子。 而是师父主动把他叫过来的。 备好酒菜。李谪仙亲自为师父倒了一杯好酒。面带微笑道:“师父,怎么今天忽然把我叫过来?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儿?” 他知道师父即将见古堡一号。 这件事儿,师父也并没跟李谪仙隐瞒什么。 如今突然把自己叫过来,李谪仙猜测,应该有重大消息宣布。 李谪仙很期待,也莫名有些紧张。 师父并不是一个沉不住气的人,忽然违背常理做事。李谪仙隐隐有些不安。 “先吃饭。”师父喝了一口酒,慢条斯理地吃菜。 李谪仙闻言也没有多问。非常照顾师父吃饭的心情。 待得二人酒足饭饱,李谪仙这才放下碗筷,好整以暇地等待师父宣布重要消息。 “你有没有思考过。为什么李家会从小就把你送到我身边习武?而且直至前几年,才把你召回红墙?”师父口吻平淡地问道。 “我父母大概提过一些意图。他们希望我不仅仅只是一个走仕途的人。在武道方面,也对我有很高的要求。”李谪仙说道。“而且。我本身的武道天赋,也不应该就这么浪费。” “所以你就信了?”师父反问道。 “这并没什么不符合逻辑的地方。”李谪仙摇头说道。“我也没有推翻这些逻辑的证据。” “如果你将来为人父。会这么对待你的孩子吗?”师父直勾勾盯着李谪仙。“在环境允许的前提下,你会把孩子送到深山野林去寄样吗?” 李谪仙闻言,心中忽然产生一股厌烦感。 一股对李家的厌烦。 当他还是孩童时,他的确无法理解。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逐渐适应了。也接受了这样的处境。 而这,也是他某种方面的成长与沉稳。 可如果开启了童年的记忆,让他回忆起那些并不愉快的往事。 他的内心,依旧感到非常不快。 他之前超过二十年的时间,都过着异常枯燥的生活。他仍然记得第一次回红墙时,他整个人都是懵的。 就像是一个进城的农村小孩,对所有东西都无比好奇。也充满了新鲜感,以及局促感。 此刻。 师父忽然提及这些往事。 李谪仙的神情微微发生了变化。 “师父,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李谪仙隐隐觉得不妙。 他相信师父不会轻易地说出这样一番话。 如果没有发生意外。 如果没有出现重大事件。 师父绝不会当着自己的面,解剖这些有关人性的话题。 “你想见古堡一号吗?”师父忽然开口说道。 “我可以见到他吗?”李谪仙略有些紧张。“这会不会让您难做?” “不会。”师父摇头说道。“只要你想见。我就可以带你去见他。而且,他也不会拒绝见你。” “为什么?”李谪仙万分好奇地问道。“我和他没有任何瓜葛。我甚至与古堡,也没有任何关系。他为什么肯见我?” “因为你的人生,是他一手掌控的。”师父说道。“我教你。也是他对我下达的命令。李家送你进山,也是他的意思。” 篮球高校 替朕宽衣 李谪仙在瞬间有些头皮发麻。 就连脊梁骨,也一阵阵地发凉。 自己的人生,是古堡一号一手掌控的? 不论是离家送自己进山,又或者师父教导自己多年。也全都是古堡一号的意思? 李谪仙懵了。 他匪夷所思地望向师父,嗓音发紧地问道:“为什么会这样?他为什么会这么关心我?”…

Read the full article

精彩玄幻小說 近身狂婿-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向古堡開戰!看書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面对楚云这突如其来的“发难”。 楚中堂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 他只是淡淡地扫视了楚云一眼,口吻平静道:“永远不要在我面前说这种不经大脑思考就脱口而出的话。” 楚云说道:“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那只能证明你的脑子出问题了。”楚中堂说道。 “您怕我斗不过一号?”楚云反问道。 “这个问题,我不想回答你。”楚中堂说道。 怕你斗不过古堡一号? 楚中堂连怕的想法都没有。 现在的楚云,凭什么和古堡一号斗? 那是一个连萧如是,都未必拿得下的强者。 是在当年那个群雄林立的时代,就被称之为带头大哥的存在。 萧如是没把握。 他楚中堂,同样没有把握。 凭什么才一只脚踏入传奇之境的楚云,有这个能力? 这不现实。 更是一句空谈,一句笑话。 楚中堂重新点了一支烟,目光平静地凝视着楚云:“我知道你现在有负担,也有压力。但压力和负担,往往是激励人向上的。而不是让人操之过急。” 顿了顿,楚中堂继而说道:“你现在的状态,并不让人满意。” 楚云耸肩道:“这难道不能够显现出我的胆魄吗?” “这个世界上,不怕死的人有很多。但有脑子的人,却不多见。”楚中堂直勾勾盯着楚云。“你是哪一种?” 楚云很自信地说道:“我是有脑子的不怕死的人。” 楚中堂摇摇头。陷入了沉默。 楚云应该怕死。 他有老婆,有孩子,还有楚家的重担压在肩膀上。 他楚中堂,不可能帮楚云扛一辈子。 楚少怀,也没能力扛起楚家。 这是楚中堂都明白的。 将来的楚家,必定要在楚云的掌舵之下,才能屹立东方不倒。 他怎么可以不怕死? 他因为更爱惜自己的生命。 为了家庭,也为了楚家。 客厅内陷入了沉默。 楚云不知道楚中堂在想什么。 但有一点他很清楚。二叔对自己如今的状态,似乎很不满意。 “你回去吧。” 良久之后,楚中堂开口说道:“有你姑姑的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 “我要的,不是姑姑的消息。而是她的安全。”楚云很倔强的说道。 “那我现在只能告诉你。她还没死。至少现在还死不了。”楚中堂一字一顿地说道。 很显然,他有些不快。 被楚云顽固的思维,给彻底激怒了。 “这并不能让我满意。”楚云摇头说道。“也不是我想要的。” “你想要的,是什么?”楚中堂冷冷质问道。“你要天下这一切,都如你所愿?” “我想要我姑姑绝对的安全。”楚云抿唇说道。“您说我有家庭重担,姑姑,也是我楚家的一份子。如果我连她都保护不了。我凭什么担当重任?” 楚中堂的眼神动摇了。 他似乎并没将自己或者楚红叶,当成楚云的家人。 他们是服务者。 我的同居女仙 不论是楚红叶,还是他楚中堂。 这些年来,都是在为楚家服务。…

Read the full article

優秀都市小說 近身狂婿 起點-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人創造的!分享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陈生撇嘴道:“我嫉妒个屁。他一个打光棍的武痴,有什么值得我嫉妒的?我的生活,是他想象不到的幸福。” 楚云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 生活不可以孤独,更不可以孤苦。 不论面临任何压力与挫折的时候。 只要有人可以站出来化解内心的负担,总是一件好事。 楚云的心情是好了些。 可想到姑姑从来都是一个人生活。哪怕这一次面对入魔,也没人帮她一起扛。 楚云的内心再一次沉重起来。 他背靠车座,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复杂之色。 姑姑是为了老爸的线索而努力着。 他呢? 他当所谓的红墙第一人的目的,又是为什么呢? 老妈让自己这么做,肯定不仅仅是为了让自己变强吗? 真要说强大,老妈已经足够强大了。 哪怕真当了红墙第一人,也未必就能压得住老妈。 那么其背后,又有什么目的呢? 又是否,跟老爸的死有关? 楚云最近一直在纠结这些思绪。也在琢磨有关老爸的事儿。 可他内心很清楚。 不论是什么事儿,都不是靠楚云凭空想象,就能够有答案的。 一切,都得往前看,往前走。 等到接近真相的那一天,一切也都将真相大白。 他当下要做的,就是努力变强。 强大到无人可以撼动自己。 强大到,足以去挑战古堡一号! “回家。” 楚云下达指令,陈生则是专心地开车。 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楚云便约见了段阿姨。 有些时间没跟段阿姨喝茶聊天了。 甚是牵挂。 “是真的牵挂,还是找我有什么事儿要办?”段阿姨红唇微张,玩味地扫视了楚云一眼。 “单纯想念段阿姨了。”楚云早就是成了精的老油条。岂会轻易露怯。 段阿姨闻言,也只是浅笑几声,并不深究。 二人品着茶,享受着午后的阳光。 窗外,是车水马龙的街头。 阳光挥洒在脸上,令人暖洋洋的。 “我已经决定去做一件大事了。”楚云话锋一转,直奔主题道。 “做什么大事儿?”段阿姨好奇问道。 “段阿姨不是知道吗?又何必明知故问。”楚云笑了笑。“当然是做红墙第一人这件大事。” “原来是这件事儿啊。”段阿姨微微点头,笑道。“之前就听说了太多次。现在忽然听你提起,却不觉得是什么大事儿了。” “但行动起来,可不容易。”楚云叹了口气。“我甚至不觉得我能完成。” “有志者事竟成。”段阿姨说道。 “我的志气,肯定不如李谪仙和宋靖那么强烈。人家从小就接受这样的教育,哪能是我这种半路出家的所能比拟?”楚云苦笑道。“真要论及志气,我不如他们。” “但你的执行力,比他们强。你的底子,也比他们厚。”段阿姨说道。 “他们可都是正当红的豪门望族。而我,也就是那些乱七八糟的古老人脉。我也不觉得我强过他们。”楚云谦逊地说道。 “你太过妄自菲薄了。”段阿姨摇头。 “我这次跟段阿姨喝茶,就是想听您说说这里面的事儿。比如我现在有这个心,应该如何去执行。又应该如何去展开思路。”楚云笑了笑。说道。“我很认真的。我也打算把这件事提上议事日程了。” 段阿姨闻言,深深看了楚云一眼道:“真的下定决心了?” “嗯。”楚云点头。笑的非常坦然。…

Read the full article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 ptt-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不敗戰神!相伴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楚云闻言,微微点头道:“我知道这不是第一次。” “那你想知道她第一次入魔的时间和地点吗?”楚中堂反问道。 “时间和地点?”楚云皱眉,微微抬眸看了楚中堂一眼。“在哪儿?” “在楚家。在她十八岁那年。在你参军之前。”楚中堂一字一顿地说道。“她不是离家出走过一段时间吗?那段时间,她就是去独自走出困境。” 楚云追问道:“是谁让她入魔的?” “我。”楚中堂平静说道。 “什么?”楚云脸色一沉。“是您让姑姑入魔的?” “她主动挑战我。”楚中堂说道。“在她十八岁那年。” “您为什么要接受她的挑战?”楚云有点不讲道理地质问道。“你们是兄妹。” “我没有拒绝她的理由。”楚中堂说道。“若没有她当年的挑战。这一次,她即便入魔,也未必斗得过段云龙。” 楚云闻言,陷入了沉默。 良久之后,楚云继而说道:“姑姑这些年,一直在武道方面很努力?” “她的努力,不在你之下。”楚中堂说道。“她的天赋,也不在你之下。” “为什么?”楚云问道。 楚云的努力,是为了面对更强大的敌人。 是为了不被古堡所吞灭。 姑姑这么努力,又是为什么? “为了能帮助你。”楚中堂说道。“为了在你还不够强大的时候,帮你抵御强敌。” 楚云深吸一口冷气。说道:“姑姑做到了。” “她从未让楚家失望过。这一点。你我都知道。”楚中堂说道。 对于楚红叶的二次入魔。 不仅是楚云的内心万分复杂。 就连楚中堂,也被深深地震撼了。 这个不苟言笑的女人。 终究还是踏上了这条不归路。 一条她曾经走过,很辛苦才走出来的不归路。 这一次,她还能走出来吗? 她还能重回华夏,回到楚家吗? 楚中堂没有把握。 但他却知道,二次入魔的困境,绝非第一次所能比拟的。 而且以楚红叶现如今的实力,她一旦入魔,所承受的反噬,必将成倍增长。 楚家客厅,陷入了沉默。 叔侄二人四目相对。心中都有所思。 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漫长地沉默之后。 楚中堂深深看了楚云一眼:“你现在该知道,让自己变得强大,有多么重要了吗?” “如果你足够强大。如果你能够轻松地打败段云龙。何必让你姑姑亲自出手?”楚中堂说道。“尽管这听起来有些不讲道理。也对你太过刻薄。但这就是现实,你不承认也必须面对的现实。” “我承认。”楚云微微点头。“我的确不够强大。” 姑姑与段云龙那一战。 对楚云的影响是巨大的。 他见识到了崭新的武道世界。 他心中也明白了自己和传奇巅峰强者之间的差距。 楚云连一个都斗不过。 姑姑却可以以一敌二,而不落下风。 最终,姑姑甚至需要以入魔的姿态,才能打败段云龙。才能亲手将其击杀。 强者与强者之间,是有差距的。 天差地别的差距! 大到楚云无法想象的差距。 “这次瑞士一行。让我改观了很多事儿。”楚云抿唇说道。“未来的日子,我想我会足够努力。” “如果你真能这么想。那么你姑姑的付出,并不是没有回报。”楚中堂说道。…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